注册“中塔塔罗网” 登录
中塔塔罗论坛 返回首页

微笑の拉斐尔的个人空间 http://x.chinatarot.com/?199231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落花成塚

热度 1已有 1265 次阅读2014-3-3 19:02 |个人分类:古风|

烟花三月,江南在细蒙蒙中苏醒。他亦归来。

与旧时光,阔别整整十七年。

大观三年(1109年)八月十七日,那一日,狂风起,百花颤。

清早,便有皇帝的圣旨交到他手,“自接旨之时,速回宫,领兵一万,赶赴吾北重镇,北上抗敌,不得延误…”之后的如此般般,他都没听到,也不想听。

他是朝中大臣,天子脚下如今为数不多的武将,如此重任,他早有料到。只是不曾想过,竟是匆忙上阵。金兵南下,为国、为家,他不敢耽搁。只是,自此,不知何月才可再见这一张容颜。他望着她,用手轻轻的拭掉她眸中的泪,她轻轻的笑,唯恐这一刻成为永别。落花飞舞,自云端倾泻而下。

然狂风依旧,君命难违,终须一别。她为他取来宝剑,交由他手,“去吧,等你。”

他上马,哒哒的马蹄溅起香泥点点,渐行渐远。行至数里,他回首,她的微笑依旧荡漾在风里。

如今,帝都满地繁花依旧飘零,已是十七年之后。

来到这座深刻记忆的古宅,他轻唤那藏在心里十七年未叫,数日数无不在想念的名字,每一声都勾起一丝回忆。然许久,无人应答。

他推门而入,走过枯草丛生的院落,来到她的房前。却不敢进入。只因思念太深,想念太久,如今,却不知道该以何种姿态见她。门前,他徘徊了好久。终进入。

坐到她的床前,他轻抚她苍老的容颜,像十七年前一样小心翼翼。望着她痴痴的笑,他,早已泣不成声。

她抬手,示意扶她起来。令他取来画下那摆放规正、精细雕琢的古盒。她细细的抚摸着,盒上厚厚的尘土。他看着,竟那般心疼。他取来湿布,正欲擦拭,她制止。“昔日长亭向晚,君与我别,如今古琴迟暮,君可知,弦上尘丝厚几分?”轻然呓语,如此问,也似问她自己。他呆住,“自我离去,想来十七年矣。”

她微笑,不再言语。

轻启琴盒,指尖的尘土飞扬。盒中安静躺着的古琴,也似日渐苍老。

初试,琴声依旧。清冷的月光,散在空气的琴音,不免令人的指尖发凉。

弹至中段,弦断。裂帛嘶空,百惊起。曲未完,她却倒在他的怀里。他抚摸她如薄烟一样的青丝,心中甚是疼痛。许久,他才为她合上双眼,合上她对他一世的等待,一世的眷恋。

至此之后,他抱着她,终日守候,茶饭不思。只等待,与她共赴下一个约定。

靖康元年(1126年)末,金人大军入主中原,攻入汴京。只一夜,京都的繁华尽消逝于金戈铁马之下。昔日遥遥欲坠的宋王朝,终于倒塌,改姓他人。

汴京已成历史。

城外,雨未停,落花成冢。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0 人)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“中塔塔罗网”

返回顶部